Please enter keywords
临川文化之红色篇丨革命夫妻硝烟战火中彰显家国情怀
发布时间:2022-07-01 10:12:32   来源:抚州博物馆   阅读次数:

“怕死不革命,革命不怕死”

——傅烈为革命英勇献身


微信图片_20220701093018.jpg

傅烈、陈才用夫妇



傅烈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、中共江西省委首任组织部长、中共四川省委首任书记兼军委书记。

 

1920 年 5 月,他与赵世炎等爱国青年一起,赴法国勤工俭学,参加由李维汉、李富春组织发起的“工学世界社”,成为第一批社员。在斗争中傅烈结识了周恩来、邓小平等一批共产主义者,成为旅欧共产主义组织“中国少年共产党”的筹集人之一。周恩来任“少共”旅欧支部书记,傅烈任直属巴黎支部书记。

 

1927 年四川发生“三·三一”惨案,杨闇公、冉钧等一大批共产党员惨遭杀害,党的组织受到严重破坏,群众斗争出现“群龙无首”的局面。党中央派在中共中央军委工作的傅烈前往四川,委以“重建党的组织,开展武装斗争,打开新局面”的重任。8 月,傅烈带着周植贡、刘大元、钟梦侠等同志,历经艰险,在西南重镇重庆建立四川临时省委,他任临时省委书记。9 月,主持召开临时省委会议,贯彻中共中央“八七会议”精神,消除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在四川的影响,确定开展武装斗争的总方针。他整顿遭到破坏的党组织,登记党员,重建重庆、成都两地的直辖市委和万县、宣汉、达县、涪陵、蒲江、南溪、绵竹 7 个县委以及 13 个特支、4 个通讯点。巴山蜀水重新飘扬起“斧头、镰刀”的战斗旗帜。

 

1928 年 2 月,临时省委在铜罐驿举行扩大会议,正式成立中共四川省委,傅烈任省委书记兼军委书记,他作了题为《四川暴动行动大纲》的报告。会后,他深入川东各地,秘密组织农会,发展党团组织,建立小型分散的游击队,开展抗粮、抗租、抗捐斗争。后又对各个游击队加以整编,建立起一支有几千人的川东游击队,点燃了声势浩大的“万(县)达(县)大暴动”,并很快蔓延到全省各地,使得四川反动当局胆颤心惊,惶惶不可终日。

 

3 月 9 日下午 2 时,傅烈在重庆兴隆巷 8 号参加巴县县委成立大会时,不幸被捕,军阀王陵基亲自审讯:“你不怕死?”傅烈大义凛然地回答:“革命不怕死,怕死不革命!”“同党有多少?”“全四川人都是!”王陵基气急败坏地拍着桌子叫嚷:“给我用刑,用重刑!”

 

在狱中,敌人将煤油灌进傅烈的嘴里,用铁丝穿拇指吊打。傅烈手指被扯断昏死过去,被冷水冲醒过来后,他仍然斩钉截铁地说:“你们要我交待同党的名字,这是我们党的秘密,你砍我的头,我也不说!”凶恶的敌人对他使尽种种酷刑,也未能得逞。他始终保持共产党人的高尚气节,宁死不屈。

 

4 月3日,傅烈在重庆朝天门外高呼口号英勇就义。临刑前,他给妻子陈才用留下一封信,交待她“要继承我的遗志,为党的事业奋斗到底”。信末留下两句诗:“拼将五尺头颅血,争得神州遍地红。”表达了他对党的忠诚和对共产主义事业的坚定信念。

 

 

 

人物简介

 

傅烈(1899 —1928),江西临川人。1920 年赴法国勤工俭学,后转苏联东方劳动大学学习。1925 年夏回国,参加北伐战争,任中共江西省委组织部部长,1927 年 5 月调中共中央军委工作,8 月派往重庆,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,1928 年 3 月 9 日被捕,4 月 3 日牺牲。




革命夫妻

——陈才用变卖嫁妆支持丈夫革命


1919 年 4 月,刚从临川毓灵女子学校毕业的陈彩蓉,应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与傅见贤结为夫妻。傅见贤与这位才貌双全的新女性情投意合,为表达对妻子的爱,傅见贤将妻子陈彩蓉的名字改为陈才用,将自己的名字傅见贤改为傅烈,希望妻子发挥才干,成为一个有用之人,也希望自己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。

 

1919 年正是中华大地风雷激荡的年代。本来,父亲让傅烈相亲结婚,是想拴住他的心,担心他在乱世中出事。然而陈才用却支持丈夫到外面去闯荡一番。这年端午节过后,新婚不久的傅烈去了上海吴长泰机米厂当学徒。在上海,他被波澜壮阔的反帝爱国运动深深吸引,决心投身为中华民族复兴而兴起的留法勤工俭学运动。年底,他回到临川,本打算恳求父亲筹备 300 元旅费,结果父子大吵一场,傅烈分文未得。陈才用毅然卖掉赔嫁的 5 亩地和全部金银首饰,凑齐了钱给丈夫作旅费。傅烈看着心心相印的妻子,接过她递来的 300 元钱,激动得说不出话来,一把抱起妻子转了几圈。元宵节一过,陈才用送别丈夫,哭肿了双眼。

 

傅烈在法国结识了周恩来、邓小平等人,成为旅欧共产主义组织“中国少年共产党”的筹建人之一。周恩来担任“少共”旅欧支部书记,傅烈任直属巴黎支部书记。夫妻俩虽远隔重洋,却阻挡不了相思之情,他们之间鸿雁频传,不知不觉度过了 6 年时光。1925 年学成回国的傅烈盼来了报效祖国的时机,也盼来了夫妻的团聚。

 

傅烈分配到广州参加革命,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,在中共广东区委负责情报工作。陈才用也于 1926 年 3 月来到广州,与傅烈一起投身革命,参加了广东省妇女协会的工作。7月,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,傅烈随军征战沙场,攻克南昌,担任新成立的中共江西省委组织部部长。陈才用也与蔡畅、邓颖超由广东取道上海、九江来到南昌与丈夫团聚,分配在南昌妇女协会工作。

 

1927 年,四川发生“三三一”惨案,大批共产党人被杀害,党组织受到严重破坏。傅烈临危受命,与陈才用一道抛下未满周岁的儿子,前往四川重建党组织,傅烈担任四川省委首任书记。陈才在重庆加入中国共产党,安排在省委机关担任录事工作。1928 年 3 月 9 日,傅烈在重庆兴隆巷 8 号参加巴县县委成立大会时被捕。得知丈夫被捕的消息,陈才用立即将党的文件转移到中央负责同志手里,没有让敌人抓到任何证据。然后,她日夜兼程赶回临川老家,变卖家中土地、房屋等所有值钱的东西,并得到一些亲人的支持,筹足了 5000 多元钱,匆匆赶回重庆营救丈夫。

 

陈才用在返回重庆的路上,得知傅烈已英勇就义的噩耗,怀着极大的悲痛,赶往傅烈就义的朝天门码头,含泪与同志们一道把傅烈的遗体安葬在重庆江西会馆附近。

 

傅烈在临刑前,分别给父亲和妻子陈才用留下一封绝笔信。他在给陈才用的信中说:“你是知道我怎么死和为什么而死的!你要为我报仇!要继承我的遗志,为党的事业奋斗到底。”信末还留下两句诗:“拼将五尺头颅血,争得神州遍地红。”陈才用一直将它珍藏着,成为她家传家宝。

 

人物简介

陈才用(1899 —1987),原名陈彩蓉,江西崇仁人。临川毓灵女子学校毕业,1926 年参加革命,1928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先后在广东省妇女协会、南昌妇女协会、四川省委、江西省委宣传部工作。新中国成立后在江西省八一保育院工作。

 


(转载:抚州日报)